我们都有一个道姑朋友

哇哇哇哇哇~~~⊙∀⊙!

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

闲聊,最近电影圈特么的风起云涌啊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必须转一下

天要下雨:

吓死人了,不过也相当精彩,具体过程详见电影票房吧,我一多年不混贴吧的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
感想一:天时地利人和可以把80分的电影提高到120分
感想二:这是第二次让我见识到群众报复性观影的力量,第一次是“泰囧”和“1942”
感想三:暑假作业还是太少
感想四:战狼3难拍了,亚历山大
感想五:建军大业这炮灰当得太冤枉了
感想六:粉丝是可爱的,脑残粉是可怕的,他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



这波火势过后,冷静下来回头再看,不知牵涉其中的人们会不会为自己的头脑发热感到疑惑,我当时抽什么风了。



彩蛋:
今天去医院复查,医生说我的腰伤恢复得差不多了,中午跑去吃了一顿酸菜鱼慰劳自己。
隔壁一桌四人,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,聊得热火朝天。
我一开始也没在意,忽然耳边传来两个熟悉的字眼,“靖王”。
本能啊,纯粹的本能。
我身子一抖,立刻竖起了自己的耳朵(真的是本能)——
对话简单摘录如下:
(前面不知道在聊什么)
甲:最虐的就是靖王误会梅长苏那段。
乙:就是。
丙:哪段啊?梅长苏站在雪地里的那段?
丁:不是他骂人的那段吗?好像还下跪了。
(我多想跳出来说一句,这特么就是同一段。)
甲:(喝口啤酒)反正那段最虐,我看的时候就跟白胡子死了的时候一样,一脸懵。
(我也一脸懵:这是在说海贼王??这有可比性吗?这是什么逻辑?还好我听得懂。)
乙:......卫峥......(没听清楚)
丙:......(也没听清)
丁:电视剧最虐的套路就是男女主互相误会,一个拼命为对方好,另一个不知道还误会他,结果等到一个死了,另一个才知道真相,那感觉——
(我在心里补充:酸爽!)
甲乙丙都“嗯嗯”点头表示赞同,忽然一个人说了一句,“女主不是霓凰郡主吗?”(此人明显不上B站)
另一个人一个激灵,“对哦,靖王和梅长苏都是男的。”
然后他们都不说话了,四张直男脸上出现了一种非常微妙,非常尴尬,非常恍然大悟,又非常奇怪的表情。
几分钟的迷之沉默。
天晓得,我在隔壁桌上忍笑忍得腰伤都快复发了好吗?(锤桌!)



你俩就偷着乐吧

假如
kkw和hgg暗地里早就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了
有一天
hgg发现了lofter这个宝地 又“很巧地”搜了#凯歌#这个tag
于是俩人的日常就是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明显的秀恩爱他们都看不出来!!”
“不是啦这个字母不是这个意思!!”
“凯哥你看你看....☆ ̄(>。☆)”


#私生豆请给粉丝一点空间好吗#
😂😂

不对劲[doge]

梨花雨凉:

真是够了!!!
以前一同发微博也就算了
现在一同失踪了,又算怎么一回事儿嘛!!
哎!!

甜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梨花雨凉:

治不了了!

小赖_Aph1LeQ:

我就默默地发个图,装作看不懂的样子……

【侵删】

可爱到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暮星(*´ー`*)..zzZ:

老袁形容的胡歌根本自帶音效😂😂😂😂😂

形象到不行😂

尤其其實沒有被說服的時候不會繼續爭會說「哦是這樣子哦」

還有在久久攔不到車後被插隊終於暴怒,氣吼吼地說一聲幹嘛




初戀是糊裡糊塗被人把了




乾物男也是



要是有胡歌學袁弘的文獻大概是最有價值的第一手資料了🙏🏻




感謝老袁




开心果儿糖糖:







喜欢越野车 骨子里很叛逆吧😊
基本不发火 脾气真好啊😻
口头禅 为什么啦 太可爱啦💕

by the way 小杨生煎很好吃哒
那啥 干物男是啥意思?




沉溺在教授的美颜之下

岁月靖好人长在-2017靖苏及衍生only前线情报第一弹

喔喔喔喔!!!!!

与君共:

搞事,我没在怕的~参展的本子不出意外应该是弯路,所以我应该会抓紧时间写……当然也说不定我会因为懒癌窗本……想想还挺激动???


岁月靖好人长在_靖苏only:



大家好!




在众多太太的叨叨和栗子太太的毅然出头下!




靖苏(及衍生)only“岁月靖好人长在”筹备组以光速成立啦!




根据小伙伴们的投票结果(和苦力的分布),本次only将在魔都上海举办,时间暂定今年的7月23日星期日。




暑假期间,学生党们尽情放飞吧!




 




因为这次only是自发组织,所以STAFF阵容简直超——豪华:




【文组】




葛千户




子非鱼




二斤情丝绕




袁滚滚




边草无穷日暮




忌子兰




拣尽寒枝不肯栖(与君共)




天要下雨




一只松鼠在放飞自我




莫朝朝




少昊扶风




阿穿用生命刷淘宝




idoRingo




闭月甜瓜




帆过十洲




浅夏surlinca




芳华水恋




【图组】




Ksama-X




semimage




风之




蝎子




叶有钱




psych0tastic




空白的塔




草木甘草茶(繁体字)




葛千户




【MV组】




今天我家下雪了吗




我是来看楼大人的




Cloud-Cloud




七鸠




云潼




黎凝寒




皮蛋肉肉




大梦不归




芳华水恋








承蒙以上太太热心帮助,本次活动中将有诸位太太的产出掉落。请准备好精灵球,活动现场将有野生的太太出没,欢迎捕捉~




除了能近距离地接触众多太太们,现场还准备了众多活动环节,让大家和同好们交流感情。




MV放映不能少,众多小游戏考验你的党性,还有抽奖环节喔!




具体的活动企划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陆续放出!




 




当然,展子的标配——本子和周边也少不了!




除了太太们自发准备的本子,筹备组还启动了“绝版重置”项目。入坑晚手慢无都不要怕,在这条LO下留言你错过的本子,筹备组替你去抱太太的大腿重新印制哦!




 




福利多多,精彩多多!




这——么棒的活动,目前暂定普通门票价格66元,VIP票价格88元~穷逼筹备组按了一天计算器算出来的结果大家能接受吗?请留言告诉我们!




 




谢谢大家的热情,请多多关注我们哦,如果有建nao议dong,大胆地留言/私信告诉我们吧!




 




最后,大声喊出我们的口号!









搞事!




搞事!!




搞事!!!




 




谢谢大家。






摘自兔区某贴

哇哇哇

将进酒:

【主题:图书馆工作,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】




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。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 
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 
字迹混乱,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 

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,一开始字非常丑,诗写得也不太好 
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,字和诗都有些进步 
(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,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) 

有一个他的朋友,从第一本开始,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 
有时候也吹几发(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) 

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,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,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 

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,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,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(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) 

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,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,合上书的时候,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 
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 
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 
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,就写了一句 
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。




PS: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出自《越人歌》。


原诗最后一句是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